建筑教育如何与社会需求接轨

发布于:   来源:

  近年来建筑教育与社会需求如何“接轨”成为了热门话题,国内很多建筑院校都在这方面进行探索,有些是借鉴国外教学经验,照搬国外教学模式,有些则是根据自己在教学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对教学内容和计划作出相应调整。可以说,改革已成为当今建筑教育的一股潮流,然而很多院校一味地去迎合社会需求而改革,必然会遇到很多问题和弊端。日前,在同济大学隆重举行的2010年全国建筑教育研讨会暨高等学院建筑学专业院长系主任大会上,浙江工业大学建筑学系的吴涌老师的演讲引起了记者的兴趣,他以独特的视角呼吁建筑教育界必需辩证并慎重地看待“建筑教育与社会接轨”这一概念。

  接轨≠一味地迎合

  吴老师一针见血地指出,建筑教育在改革时要避免陷入“社会需求”的泥潭而不能自拔,这是附庸行为。那些所谓的社会需求并不是恒久的,它有时是非常短暂的东西,而建筑学专业还要长久地存在下去。社会需求并不是一个“是”或“没有”的简单选择。比如甲方(业主)提出的需要并不是他的终极需求,他觉得最美好的前景恰恰是需要设计者提出的。高校是思想自由和学术自由的阵地,也是想象力和创造力的发源地,这些创造力给予“让明天变得更美好”的社会愿望以种种可能性。建筑教育不应该只是让学生迎合当今时代的需求,更为重要的是要为他们留下发展和自我提高的空间,借以适应“明天”乃至“后天”那个时代的要求,高校在培养建筑人才时必须遵循“可持续发展”理念。

  学校里的教育对于社会有时候是谦卑服从的,有时候又是狂放不羁、我行我素的,这二者的关系既合作、又斗争。教育不能孤芳自赏,也不能为了一味迎合社会需求而丧失相对的独立性,沦为设计院的培训机构。

  过度偏重实用性=野马脱缰

  他说到,为了迫切培养“迎合社会需求”的人才,不少以“机械实用性”为导向的建筑院校往往会忽视画法几何和透视的学习,因为众所周知这一切最终都将由电脑代办。学生把在学校中用来提高素养和思考的时间都用来走捷径,虽然学生电脑技能看似提高很快,但从长远发展来看这会导致学生基础不扎实,扼杀学生在手绘过程中的种种悟性。

  另外,快题设计是如今中外建筑院校普遍都采取的一种教学方式,它是建筑界公认的衡量一个学生专业水平的最有效办法,然而它同时也是一个痼疾,而且弊端非常之大。从事建筑学学习需要五年,而从“提高快题水平只需要一个月的集训”这点来看,这是非常不科学的。受到快题导向的学生群体就好比脱缰野马,会热衷于表现技法和玩弄所谓的空间造型,总结出各种“无敌”的套路,而在课程设计中就会忽视对建筑和行为及各种其他要素的考虑,从而干扰到正常的教学。

  虚≮实

  吴老师认为,虚和实同样重要。设计院的工作“实”,学校里的教育“虚”,这是当前建筑教育界师生的普遍看法。高校教育能帮助学生积累素养,包括学习方法、触类旁通的能力和专业欣赏能力等。素养不能直接解决问题,却能对学生的人生观和设计观产生一些潜移默化的影响,让学生在启蒙和熏陶中进步,而这种进步却不能像具体技能知识那样容易“量化”。学校教育能提高学生独立思考能力、独立判断和大局观,这些是具体技能知识所不能带来的。

  建筑学专业中有很多非常微妙的因素,这正是这个专业的魅力所在。一些具体手法学起来非常快,如造型上可以退台或者穿插,可是问起这些处理会带来什么样的空间、什么样的生活品质时他们就很答不上来了,因为这些不是靠突击就能体会到的,是靠一个长期的启蒙、认知的积累。在教学中可以看见,越是学习功利性强的学生其设计越是花哨肤浅,而对专业有热情并且勤于思考和感悟的学生才会产生一些过人的想法和灵感。“实”能让建筑合理,“虚”才能让建筑美好,真正的务实是承认这种“虚”的存在,虚并不次要于实。

  吴老师最后呼吁,高校建筑教育在服务社会的时候,同样需要守住自己的一片“阵地”,扮演好自身对于社会发展无法替代的角色。记者希望他的演讲能使长期在设计院面前“低头”的建筑院校昂首挺胸起来,毕竟,学校教育是无可替代的。(见习记者/金城)

精彩图片
精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