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建筑师期待更多的尊重

发布于:   来源:

 

 

  在中国,建筑师被普遍认为是一种很好的职业:轻松、有意思、能赚很多钱、有社会地位、主导着建筑。

 

  但建筑师真实的生存状态并非想象中那般光鲜,总的来说,现今的中国建筑师面对的是恶劣的执业环境和艰难的生存态势。

 

  近日,某建筑网站发布了一篇关于建筑师维权,向某地方政府要求收回拖欠设计费的文章。此文一出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引起了各界的广泛讨论。该文如此说道:“要账比做设计花费的精力更多,这是建筑师普遍的一种切身感受。在中国要账是建筑师的基本功之一,应该说只要是建筑师都遇到过要不回设计费的问题。”作为政府部门还拖欠设计费用,的确让人困惑,从中反映的拖欠设计费用的问题,也体现了设计行业整体在法律维权上的空白。确实,建筑师其实也是弱势群体,在中国甲方与设计人员的不平等与生俱来,建筑师正当利益被侵犯的事例屡见不鲜,建筑师应该如何面对?与之反抗还是忍气吞声?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后者。该建筑师敢在公开场合态度强硬地对此提出异议实属罕见,不管事情的结果如何,敢于直面问题已经是一种进步。

 

  中国建筑界现在处在一个快速发展的时代,建筑师在快节奏的实际历练中逐步成长起来,很可惜的是,与建筑行业发展同步、能够切实保护建筑师合法权利的相关法律法规还没有出现。据悉,现在设计院在统计年终产值的时候都有两个数字:合同额和实际到账额度。所以有的建筑师不由得发出了“长此以往,建筑师是否也要像农民工一样要温总理帮忙讨薪”的诘问。

 

  很多人都在质疑中国建筑师的专业水准,大谈中国建筑较之国外建筑的逊色,但从某种程度上说,国内外建筑界目前最大的区别在于整个社会对建筑的认识程度以及由此而产生的对建筑师的尊重程度。一个在大西北的设计师如是说:“我们这边设计时间短得出奇,工作量大得出奇,设计费低得出奇,单位剥削得出奇,所谓专家自以为是得出奇,所谓领导无知得出奇,连相关部门的小职员都霸道得出奇。工作几年来遇到了数不清的不公平:开发商、规划局、消防局、审查机构、发改委……有时真觉得他们还不如不作为的好!”这不是某些地方才会存在的问题,也不是少数建筑师才有的切身体会。

 

  在中国,建筑师的受尊重程度的确远远不够。除了付出了艰辛的劳动却收不回设计费用,建筑师在建筑方案从设计到实施过程中话语权的缺失也是体现之一。国外建筑师做项目,从最初项目的介入到最后项目的建成都在建筑师的把握之下,建筑师有很大的权力。中国的建筑师所做的事情往往是掐头去尾,只负责中间设计的一小部分,另外还要背负很多的责任。前期立项不成立,导致项目失败是建筑师的责任,后期施工不按照设计意图进行,出来了一个失败的建筑,最后挨骂的还是建筑师,所以说中国建筑师的处境非常恶劣,但是在这种恶劣的条件下,中国的建筑师还是要和国外的建筑师,包括名建筑师站在同样的竞争环境下去抢占市场。

 

  公众对于建筑的态度也决定着建筑师的地位,在国外不少地方,很多普通人都对建筑有常识性的认识,和建筑师沟通时也比较专业,而且,他们会很尊重建筑师,客户会把建筑师当专家,会尊重建筑师的审美,包括设计方案、设计理念等。因此,甲方会把功能、要求提出来,让建筑师去实现,建筑师会通过自己的设计方法或理念来实现甲方和业主的一些想法和目标。但在中国,开发商和建筑师之间却缺少这种默契。在设计过程中,经常会遇到甲方参与进来,沟通起来会不断提要求,实际上有时候反而束缚了建筑师的手脚。经常在有一些项目上,建筑师变成了制图员。如何把建筑师当专家,发挥出建筑师的主动性和创意来实现甲方的理念和目标,是整个房地产界、建筑界需要共同解决的问题。

 

  正如一位网友所说,“设计”这两个字不仅仅是几个简单的笔画,它蕴含着设计工作者辛勤繁琐的脑力智力劳作。建筑师为人类设计、建造人们一生都需要的安全、舒适、美观的房子,为此呕心沥血、甚至绞尽脑汁,建筑师理应得到公众的尊重,得到甲方的尊重,需要受到客观公正的对待,建筑师也应该学会维权。很难想象一个经常处于焦虑状态、得不到尊重、需要无止境加班熬夜的群体能够灵感迸发活力四射,时刻保持亢奋的创作状态,做出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作品;也很难想象付出了诸多努力却经常得不到应有回报的群体能够一直坚持心无旁骛、仅凭着热情和理想去认真做事。中国建筑和西方建筑在技术上的差距可能通过几十年的努力能够缩小,但思想意识上还需要靠我们一代代人的努力,消除隔阂,最终达到思维上紧密的共识。

 

  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行业体制的规范和环境的净化需要大家一起重视、推进、坚守。一个人的声音很微弱,但是如果是数万人一起发声,那这个声音是振聋发聩的。为了中国建筑的未来,请还中国建筑师一个干净的创作环境,请给中国建筑师更多的尊重。 (辛朗)

精彩图片
精彩视频